第435章:斩妖除魔

小说:茅山鬼谷门 作者:南山墨农 我要报错
  “哥,薇薇有消息没有,下一步我们打算咋办?”

  一大早,龙剑吟就纠缠着我。

  我鼓足勇气,对龙剑吟说:“剑吟,对不起,我必须给你坦白一个事情。薇薇,她其实是不想见你,我怕你……一时间接受不了,才骗你说……她失踪了。”

  我也是在得到薇薇的授意之后,才敢这样对龙剑吟说话的。

  再有四天,我就要带队去云雾山拍摄了,我没有时间和龙剑吟耗在感情纠葛上,我……想尽快打发他。

  于是就给薇薇和黄葵都打了电话。

  经过一年的分别,薇薇似乎也想通了,终于向她妈妈妥协,不再和龙剑吟来往,也就还委托我把这个意思转告给龙剑吟。

  成人之美的事情好做,棒打鸳鸯的事情难做,好在我个人意见也反对薇薇嫁给龙剑吟,于是就勉为其难了。

  “哥,怎么会这样?原来你们都在骗我啊。”

  龙剑吟一屁股跌在沙发上,悲痛欲绝。

  我没有心情和他干扯,我还在为葛僚鼎的下落焦虑。

  昨天我偷偷的去了一趟白桦林,找到了小木屋,几乎把小木屋颠倒过来了,还是不见葛僚鼎。

  打电话给薇薇,她似乎惊吓过度,整天在家里呆着,店铺也不来了,门也不愿意出。只说当天被假警察带走之后,突然上了一辆车,然后就被蒙上了嘴巴眼睛,然后,就被关在一个小木屋里。

  再然后,也就在南山凶案发生一个小时后。

  木屋里空无一人,薇薇磨断绳子,逃出了白桦林。

  董老太一死,葛僚鼎的线索也就彻底断了。

  薇薇也没有追问我,闵德晗似乎也消失了一般,不再打电话过来,他们都不再关心葛僚鼎的下落。

  刘小曼还是没事一般,南山凶案对她来说是典型的身外事。一如既往地按部就班,把拍摄的事情部署得井井有条,信心满满地期待着开机的日子。

  “剑吟,这样吧,过几天我要出差,至少也是一个星期……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龙剑吟失魂落魄地站起身来,红着眼睛起身去小卧室里收拾他的东西。

  其实他也没什么东西,就一个背包,还真的就是耐克牌的黑色背包。

  一瞬间我又想起了薇薇,那个背包和葛僚鼎,怎么会出现在二娘古玩店?

  关键的是薇薇为什么要对我说谎。

  再打薇薇的电话,无法接通,

  可能是关机睡觉。

  想去她家看看,一是太忙抽不出时间,第二……我怕龙剑吟跟踪。薇薇说过,由于她妈妈不喜欢龙剑吟,所以她一直没带龙剑吟去过她家,他们的恋情实际上属于秘密进行的。

  我要是让龙剑吟知道知道薇薇家住在哪里,不仅会给薇薇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黄葵对我也是有意见的。

  “哥,我走了,谢谢你。”

  龙剑吟把钥匙丢在茶几上。

  我突然很心酸。

  想起了当年四处漂流无处栖身的我。

  永新仪表厂不要我了,我就没有工作了。那时候的工作也不好找,下蛮力都找不到地方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实际上都处于流浪的困境。

  记得有一个晚上,我推着从吴师傅那里借来的单车,把被子捆在后座上,寻思着今晚该去哪里觅一个睡处?

  推着单车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啊走啊,一直走到了天黑。

  祸不单行,老天突然下雨。

  我就躲在一家人的屋檐下,笔直地站着,身子勉强可以避雨。但是单车后座上的被子,有半边在屋檐之外,很快就被淋湿了。

  我该去哪里呢?

  山上的亭子,人民广场的桥洞……

  我不敢想象!

  雨稍微小了一点,我突然跨上单车,壮着胆子厚着脸皮,去用永新厂找宝哥,一住就是一个月。

  那段凄凉的岁月啊……

  现在,龙剑吟要步我的后尘吗?

  人间道义,难道我不如宝哥吗?

  何况这个龙剑吟,真的和我长得一摸一样,他要是到新路口去要饭,丢的还不是他一个人的脸呢。

  “这样吧剑吟,如果你不打算回老家的话,暂时就住在我这里,等你重新找了工作租了房子,再搬走不迟。”

  反正这房子也是租的,空着也是空着,房租照开。

  就算……

  这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仅有的八万块钱我都买车了。

  “哥……”

  龙剑吟果然走投无路,犹犹豫豫地坐下了,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里,估计在流泪。

  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

  兄弟啊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

  我拍了拍龙剑吟的肩膀,强调了一句:“那两千块钱你就先用着,出门记得关门。”

  不等他抬头,我上班去了。

  ……

  “师父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

  李伟神神秘秘地梭到我的桌边,双肘撑在桌子上,俯身看着我,一脸诡异的笑。

  “什么好消息?”

  “还记得爱爱医院不,就是那个专门在手术台上搞‘持刀勒索’的民营医院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嘿嘿……”

  李伟看了一眼办公室,刘小曼不在,但是他还是本能地凑近我的耳朵说:“那个老板死了,”

  “啊?大老板还是小老板?”

  李伟又环顾一下只有我们两人的办公室,小声说:“听说,小老板早在前一阵就死了,前天死的是大老板,叫做于……”

  我接过话说:“于志轩。”

  李伟不叠点头:“对对对,就叫于志轩,死得特别奇怪,脑袋突然炸了,脑浆都飙出来了,后脑勺碗大的一个洞。”

  我沉吟道:“又是凶案?”

  李伟战罢这着眼睛,认真地说:“应该不是,据说啊,是死在自家床上的。我也是听林阳台的弟兄和熟悉的警察讲的,不算凶案。”

  我就纳闷了: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  “据说是前天,好像是下午五点半的时候。”

  啊?

  我差点就叫出声来。

  原来彭猄彧借用的肉身不是尸体,而是于志轩。

  不对不对,说不定于志轩的体内,原本就藏着彭猄彧的魂魄。那具肉身被汤人同一枪嘣了脑袋,于志轩也就跟着蹊跷地死了,后脑勺就多了一个碗大的洞。

  于志轩父子原本就是坏人,被妖孽缠身是他们的缘分,都该死。

 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潜入都市的妖孽灭了,林阳也就清静了。

  丹妮,不管你半年前是打工妹还是大学生,不管你是怎么被害死的,现在终于大仇已报,你可以去超生了。

  我得去一趟南山道观。

  那天墨农先生说过,薇薇和葛僚鼎都在白桦林的小木屋里,叫我酉时去找,结果凶案提前发生,事情出了变故,薇薇自行逃脱,董老太被杀身亡,我终究没有找到葛僚鼎。

  我马上就要去云雾山了,找不到葛僚鼎,终究是我的一个心病。

  我得去看看墨农先生可否有解?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47003/43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