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阵急促的警笛声骤然响起,五辆黑色的依维柯擦肩而过,特警队出发了。

  “好像是个和尚,三拳两脚就把那小崽打死了,抱着小崽偷的东西就消失在林子里了,警察到现在都没有找到”。

  这是案发现场的目击者说的。

  “凶手是一个光头的男子,年纪大概在六十岁左右,已经逃进了白桦林”。

  这是吴耀驹说的。

  目击者可能是以讹传讹,但是吴耀驹说的,应该八九不离十,五车特警都出动了,看来凶手真的跑了。

  六十岁的光头老者,会是谁呢?

  王大明、黄元奎、闵德晗,差不多都是六十岁左右,至少也是五十七八。

  为了葛僚鼎,没必要连杀两人啊。

  还有薇薇,她又是怎么在凶案发生之后就平安逃脱的呢?

  不行,我得跟着去看看“热闹”。

  墨农先生说的白桦林里的小木屋,我还没有见到呢。葛僚鼎会不会就在那个小屋子里呢。

  我打了一个的士,远远的跟着警车来到了南山仙鹤路。

  侧头看出租车司机,突然想起了尹师傅和赵哥,他们失踪大半年了,半点信息也没有。

  我感到事发现场的时候,几十名荷枪实弹的特警已经兵分几路钻进了白桦林,白桦林挨近马路的一段都站着民警和便衣,无法靠近。

  不行,我得想想办法。

  于是我来到区婆婆住的那片林子里,就在白桦林的边缘。

  凶案的发生对淘宝大军的生计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,逝者已矣,活着的人,还得以各种方式活着。

  顺便去看了一下区婆婆,居然不在家。

  活着,她还得去捡垃圾。昨天在仙鹤路算命,她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和我“接头”,告诉我去找墨农先生,打探葛僚鼎和薇薇的消息。

  此刻的白桦林不能随便乱窜,子弹可不长眼睛的。

  我突然向检验一下自己的法力恢复没有。

  在区婆婆的破柜子里随便翻了一下,居然真有黄纸和朱砂,于是赶紧画了一道隐身符,认认真真地揣在内衣兜里,然后出门。

  前面正好有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,孤零零地走在两边都是简陋民房的泥土路上,也是急匆匆地往白桦林方向赶去。

  正好,我就用他来试试隐身符的效果。

  于是一个箭步跨到老头的面前,对方居然没有反应。

  不行,我还得检验这老头是不是瞎子。

  定睛一看,顿时惊讶,这老头原来就是闵德晗。

  他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

  莫非他也得到消息,葛僚鼎在白桦林的小屋里?

  想着他派出了黄毛小七和杨老三寻找葛僚鼎,黄毛小七还和我过了招。五十七八岁的半大老头,居然和南山街的混混裹在一起,心里很是不爽,决定“教训”他一下,在检验一下我的法力的同事,顺便也试试闵德晗究竟是不是玄门中人。

  于是一边面对他后退,抬手在他面前晃了几下,还是没有反应。

  突然歪开身子,横空伸出一条腿挡在他的前面。

  闵德晗的身子一下子撞在我的腿上,顿时愣住,眨巴着眼睛检查面前一番,再走。

  然后又被我的腿挡住。

  我忍住不笑。

  连续三次,闵德晗的脸就变色。

  倘若他是玄门中人,此时应该有所动作。

  闵德晗的脸色由惊讶逐渐变成恐惧,嘴里叽里咕噜念叨几句,突然转身往“村子”里跑去。

  我的这个三哥,压根就和玄门没有关系。

  这样也好,吓走他,免得他钻进白桦林。

  对了,他也是个光头,也是快到六十岁了。这个形象,倘若出现在白桦林里,说不定会被当成嫌疑人给警察抓捕了。

  闵德晗居然是个光头?以前我怎么没发现?

  难道……

  我心里顿时愕然。

  杀人越货的事情,他怎么下得了手?何况黄毛小七还是他的手下。

  疑神疑鬼的,我就钻进了白桦林。

  白桦林也是很有历史的了,许多树干直径都在一尺以上,称得上参天大树。

  夕阳西下,偶尔由太阳的余晖从茂密的树冠斜刺下来,把林子衬托得别有一番风味。

  往西北方向走出两里路,果然发现一处稍微空旷的地方,矗立着一座矮小的小木屋,估计是以前的护林员修建的栖身之所。只是现在盗伐林木不仅犯法,卖钱的程序也很复杂,盗贼也都改行了,所以护林员也就失业了,小木屋也就荒着。

  我纵身跃上一棵树上,骑着树丫放眼望去,七八个特警正在木屋周边转悠。

  屋子里钻出两人,摇摇头,端着枪猫着腰散开。

  虽然没人看得见我,但我还是不敢发出太大的响声,也不敢离警察太近。万一哪个特警突然神经质,莫名其妙的朝我来个“鸣枪示警”,我死得冤枉,也死得活该。

  我骑在树丫上之后,突然就不想下来了。

  我在云雾山里的鱼洞峡喝过甘露,练就了一身了得的轻功,加上白桦林里的树木密集,间距最远的不超过十米,树冠之间相连,我就在树梢上自由穿梭,还可以将下面的情况一切尽收眼底。

  又往前窜了一里多路,警察还真多啊,少说也有四十多人呢。

  看来公安局还真把这光头凶手当回事了,要是来个悬赏缉凶什么的,我一人就能摆平这个凶手。

  我像一只无形的大鸟,在树冠之间翱翔自如,不过我还是小心翼翼避免发出声响,免得吃枪子儿。

  我的功夫再高,就算法力恢复,始终也躲不过子弹。

  “噗噗……”

  前面百来米出突然发出奇怪的响声。

  “啪啪啪!”

  接下来是一阵枪声。

  不好,凶手应该就在前面,我更加要小心翼翼了,这个时候,特警和凶手对垒,子弹是不长眼睛的。

  “哗……”

  树林突然剧烈晃动,似乎由一阵飓风卷来。

  我立即双脚绞着树干,双掌运力以待。

  果然由一股飓风西来,刮得树干呼啦啦作响,纷纷朝两边避让。

  不好,是妖风。

  武功再强的武者,也不可能由这么遒劲的劲道,几乎将茂密的树枝震断。

  我嗅到了强烈的妖气。

  很好,能嗅到妖气,证明我的法力真正的恢复了。

  我收住掌力,腾出右手伸进贴身内衣,摸了摸藏在一抖里的隐身符,还有用红绳兜住挂在胸前的人血玉。

  “噗噗!”

  又是两声奇怪的响声。

  这回我看见了,从前面的树冠里突然喷出两团光柱,一道是红光,另一道是绿光。

  紧接着,树林里又有人倒在了地上。

  啊?火龙隐绵掌。

  (本章完)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47003/43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