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:梦想起航

小说:茅山鬼谷门 作者:南山墨农 我要报错
  宿舍是一套小房间,里外共两间,我住的进门是第一间,却不好说是外间还是里间。

  这是筒子楼,整栋楼五层,中间就一个单元通道,往左往右拐就是过道,每一道门就是一户人家,里外就两间房。

  我们住的是一楼,门口正处于下水道。

  因为这些房子都没有室内卫生间,很多人家晚上就用尿盆屎盆在家里解决了内急的问题。而一些不自觉的人,老是将屎尿倒进下水道里。

  所以原来的房主就在门口的过道外修了一道墙,挡住了楼上倒下来的屎尿臭味,也挡住了阳光和空气。

  我住的就是进门第一间,幽暗潮湿,别人不要的房子,就给了我们这些临时工暂住。

  房子很窄,不足二十五个平方,我住的这间其实就是一个通往里间的过道,在过道的边上摆上一张高低床,就成了两个临时工的居所。

  上面住的是个湖南小伙,在另外一个车间打杂。

  我就住在下面的床位。

  门边的走廊是封闭了的,不见光亮,大白天也得开灯。床头倒是有一个小窗户,外面透进来的光亮也不够我看书。

  外间有个大窗户,正对着厂门口的马路。

  窗户边是两张高低床,一共住着四个人,还有两张从车间里拖来的就抽屉,条件比我这间好多了。

  外边的三个人都是小母的同乡,高考落榜后来工厂打工已经两年,有两人还不死心,正在努力复习准备来年再考。

  这样的环境虽然很简陋,但是很励志。

  我领到新书,就打开。

  我的梦想就从这里起航。

  我相信,这颗只有15瓦的灯泡,将会点亮我辉煌的人生。

  这类书我看起来很有兴趣,不过不敢一目十行,这是要考试的,学完一科就考一科,凑齐全部单科合格证之后就可以领到毕业证书,我就是一个大学毕业生了。

  虽然只是大学专科。

  所以我不能光靠死记硬背,还需要领悟,需要老师的指点。

 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难的,端公的那些书也是需要背和领悟的,光会背,只能做黄元奎之类的端公,成不了法师。

  我原来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只是对数学英语没有半点兴趣,当初又一心想当作家,所以才连高中都考不取。现在读中文专科,不需要学习数学英语,除了《革命史》、《哲学》、《逻辑学》之外,全都是语法啊写作啊和文学,很好接收。

  十一科,两年,我算好日子。

  两年之后,我又该做什么呢?

  回老家考个乡干部?或者……

  不管了,我有了大专文凭,就矮不了王筱雪多少。

  第一个晚上去上课,老师就是师大的,白天上本科班的课程,晚上来上夜大自考班的,据说一个晚上的酬劳是三十块钱,倒是要花两个小时左右。

  算起来,比做端公强多了。

  不过不是我这样的端公。

  我是一年不开张,开张吃十年的那种端公。

  我来听课,也只是请老师答疑解惑而已,更多的时候就是看教师里有没有美女。

  很遗憾,女生倒是有几个,不过都没有一个顺眼的,和王筱雪、彭雅璇比起来差远啦,甚至不如三年前的元无双。

  原来,读夜大自考班的这些人,大多是已经工作了的在职职工,就想混个文凭改变一下工种,或者改变一些薪资待遇。

  像我这样的人,几乎没有。

  课间的时候,听着旁边的几人摆谈什么下个星期要请“创作假”,顿时觉得他们好高大上。

  我是该捡起少年时的梦想了。

  毕竟我十三岁就在县报上发表过诗歌。

  对了,吴师傅。

  他曾说过要带我去找晚报的编辑的,不妨试试。

  第二天上班,我就主动跑到吴师傅的车床边去。

  “吴师傅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

  反正我都是打杂,帮谁都是帮。

  我们临时工,就是在师傅们往机床上装加工放零件和放下来的时候搭把手,然后按照车间调度的指令,从库房往各个机床运送需要加工的零件,再将加工好的零件运回制定的库房。

  下班的时候再把机床边的铁屑打扫干净。

  说忙也忙,但是也有不少清闲的时间。

  如果要偷懒,就和某位师傅搞好关系,定点在他的机床边呆着。车间主任或者调度问起,师傅会帮忙打圆场的,一句话“我这里需要他”就完事了。

  吴师傅很罩我。

  但是这天不行,那个穿着绿色军装的小伙子好像占了我的位置,守在吴师傅的身边不走了。

  “小闵,我叫你写的文章呢?写好没有?”

  吴师傅真是个有心人。

  “我来找您就是谈这个事情呢,吴师傅,你觉得我那两首诗可以发表?”

  吴师傅哈哈一笑,说:“我一个工人,怎么看得懂你们知识分子写的诗,不过他看得懂。”

  吴师傅朝一边的军装小伙子歪了歪嘴。

  就他,一个脑筋不正常的人。

  什么玩意,哪个车间的,居然跑来跟我抢吴师傅。

  “你哪个车间的?”

  我没好脸色。

  军装小伙朝我笑了一下,似乎也认出了我。

  他点了一下头,温言细语地说:“我就是这个车间的啊。”

  奇怪了,这个车间的临时工,哪个我不认识?

  吴师傅见我纳闷,立即解释说:“他是刚刚分下来的大学生,就在车间实习两个月。”

  “邹宝巍?”

  军装小伙顿时眼前一亮,立即笑着点头,问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  “大名鼎鼎的大学生,小学初中连跳两级的神童……”

  我原本对邹宝巍这个名字充满了各种遐想,但是见到真人之后,特别是有了两次的“接触”之后,顿时对此人倍感失望。

  “开什么玩笑,哪来的神童啊?”

  邹宝突然话题一转:“你写的诗吴师傅给我看过,我觉得还是可以发表的。”

  咦?邹宝巍不是学理工的吗?怎么对诗歌也感兴趣。

  不管怎样,人家毕竟是经过高等教育的,他说可以发表,估计离发表的距离就差不了多少了。

  谁家女子依着黄昏在笑

  谁的裙裾染透霓虹飘摇

  谁的妖媚让谁倾倒

  谁是谁怀里的一只妖

  邹宝巍居然念出几句我写的诗。

  那是我做了端公之后才写的,原本想写给王筱雪,可是她不再理我了。

  加上人家在读高中,我也不能让她分心,得让她好好学习考上大学。

  不要说她对我没那意思,就算真有,在她读高中的时候我也不能影响她,那样很不人道的。

  她是我的一块玉,我得好好的呵护着,等到新婚之夜,绽放出一朵最美丽的血花。

  “改天我们一起去晚报编辑部。”

  邹宝巍一脸微笑:“我也写诗,我们都请晚报的老师看看。”

  啊?真是太好了!

  一瞬间,我觉得这个世界很美。

  ?  ?她是我的一块玉,我得好好的呵护着,等到新婚之夜,绽放出一朵最美丽的血花。

  ?  

  ????  

  (本章完)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47003/16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