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章尾随

小说:古墓凶煞 作者:大象跳舞 我要报错
  张尘没想到这人如此警觉,只得报以赫然一笑。

  黑衣人何宁看了张尘一眼,又回过头去。

  三人顺着门卫指引的方向走到其中的一幢楼,上了楼梯,来到一间房间外面。只见外面写着局长办公室几个大字。

  王语梦深吸了一口气,推门而入。张尘两人也跟着进去了。

  一个国字脸,有些胖的中年男人从红木大书桌后站了起来,对着几人说道:“请坐,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?”

  王语梦把自己的事情讲了一遍,道:“我爸爸以前每隔几天都会打电话给家里报个平安,这一次都过去半个月了,连个音信也没有。我有些担心他。”

  那人沉吟了一会,道:“有些事不方便告诉你。总之,我只能告诉你,你父亲一切都安好。”

  “有什么不能说的吗?我现在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?我只有他这一个亲人了。”王语梦带着哭腔道。

  “这个是违反纪律的事情,请恕我不能告知。”中年人拒绝道。

  “既然这样,我也不为难你。我想跟我爸通下电话,我想知道他现在是不是真的还活着。”王语梦退而求其次。

  “这个,这个,我不能答应你。你能告诉你的是,你父亲现在还活着,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。他正在进行一项任务,那个地方通不了电话。”中年男人沉声道。

  “你只知道你的纪律,难道不知身为子女,担心家人的心情吗?”王语梦说着泪水流了出来。

  “真对不起,只是我们也有我们的苦衷。”中年男人道歉道。

  张尘拧着眉头在旁边看着,说了这么久,但这人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。

  何宁忽然凑到中年男人的面前,揪着他的衬衫把他提了起来,盯着他双眼问道:“如果我一定要你说呢!”

  中年人没想到这人一直一声不吭,上来就动手,眨眼间一把短刀已经抵到了胸口。

  “不要妄想着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一点消息,奉劝你,年轻人,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。如果我一旦遭遇不测,十秒之内,警报就会拉响。你们绝对走不出这个院子。”那人脸上瞬间冒出冷汗,眼睛里露出恐惧的神色,但还是硬气得很。

  “是吗?我倒要看看,是你的小命重要些,还是你口中的纪律重要些。”何宁狰狞着面孔,威逼道。

  “死固然可怕,但更可怕的是被人唾弃,背负千古骂名。”中年人苦笑道。

  “我越来越好奇,你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这么伟大。”何宁狞笑道,把刀子慢慢地递了进去。

  一点腥红色的血液沾染了中年人的衬衫。只见他全身都在颤抖着。

  “来吧,给我个痛快。我也好去见曾经的那些兄弟。”中年人紧紧地闭上了眼睛,犹自倔强道。

  “好,我满足你的要求。你可以安心地去了。”何宁冷冷地道。手中的短刀更向前递进了一些。

  血流得更大了,沾湿了大片的地方。

  王语梦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何宁威胁那中年男人,直到这会才幽幽一叹,说道:“算了,既然他有自己的苦衷,我们也不好强人所难。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何宁深深地看了王语梦一眼,见她语气坚决,这才把那人推回了椅子上,并在他身上抹了抹沾着血液的刀尖。

  三人出了办公室,径直往外走去。

  办公室里的中年男人,目送着几人出门,看了看胸口的伤口,脸上一阵乱颤。

  刚刚那人似乎真的起了杀心,这刀子要是再进入几公分,只怕真的要了他小命了。

  心里暗暗一叹:“王教授,只怕真要对不起你了,这种时候了都不能让您女儿见上你一面。您在天之灵不要责怪我。我也有不得已的苦哀。”

  三人闷头向了文*物局,杨秀儿和莫千柔正倚在车边,见他们出来,连忙迎了上来。

  “怎么样?有消息吗?”莫千柔连忙问道。

  王语梦拧着眉头,不声不响。

  “刚才为什么阻止我,只差一点,那个人就交待了。”何宁站到了王语梦面前,质问道。

  “不,直觉告诉我,哪怕我们把那个人杀也问不到我们要的信息。相反还会因此惹祸上身。”

  “而且,我一直觉得那人在容忍我们。你不觉得我们能这么顺利走出来,所有人丝毫的异样都没有。这很奇怪吗?”王语梦沉声道。

  “对,这一点,我也察觉到了,这人明明有几次的机会报警,但他都没有那么做,显然是在顾及什么。”张尘说道。从进入那间房间到现在,他一直没说过话,但不代表他什么都没做。

  那个人在听天听到他们三人来寻找王语梦父亲的时候,明显眼神暗了一下。旋即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。他必定是知道内情的人。只是因为某种原因,让他有所顾忌。

  但那人态度如此决绝,显然不是逼问可以问出来的。

  张尘把自己的猜测一说,众人都沉默了。

  只有莫千柔眉飞色舞,笑道:“我有办法。你们难道忘了,我是个十万大山里的人,我擅长的是什么?”

  张尘猛然大吃一惊,说道:“你是说用蛊?不行,不能凭白害了别人性命。伤天害理的事情断不能做的。”

  “不,不,不!”莫千柔竖起一根手指头,轻轻地摆动着,很俏皮地吊着众人的胃口。

  “你,你是说催眠?”王语梦忽然惊叫道。

 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,几人都惊喜地看着莫千柔。

  莫千柔给王语梦竖起了个大拇指,嘻笑道:“猜对了,就是催眠。很多人只知道苗蛊会害人,却不知道还能医人。而医人这一术,其中又带着些催眠的成分。”

  “适当的药物,加上语言的引导,有很大把握能将这人知道的信息说出来。”

  “就这么办,事不宜迟,我们再回去一趟。”王语梦拉着莫千柔的手就往里面走去。

  “不行,那个人刚刚经历过你们的威胁,正是最紧张防备的时候,只怕不会让你们进去。我们去而复返,是谁都会想到会对他不利。前功尽弃不说,还会打草惊蛇。”莫千柔劝说道。

  “那,我们怎么办?”王语梦此时完全没了主见,焦急地问道。

  “我们来个守株待兔,他受了伤,不怕他不出来。只要他一出现,我们就跟上去。到个偏僻的地方就办事。”莫千柔笑道。

  商定计策,几人又回到了车里商量具体实行的办法。

  最终决定,由莫千柔和杨秀儿,杨大春三个人轮流进去蹲点,毕竟只有她们三个没出现过,那人不会对她们防范。

  而张尘,王语梦和何宁在车里守着。

  几人随时电话联系。一有风吹早动,就可以立即通知。

  王语梦似乎还有些惴惴不安,双手互相戳扭着,眼睛更是不时看向文*物局大门那边。

  “放心吧,有他们三个出马,肯定不会出什么岔子的。这时候着急也没什么用。等到晚些时候,他们下班了,总要从里面出来的。”张尘安慰道。

  “嗯,明白。”王语梦低着头抠着手指应道,两眼呆滞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“我有种感觉,我们一定会把你爸爸安全带回来的。”张尘看着窗外道。

  “真的吗?我爸爸真的还活着?”王语梦眼睛忽然亮了起来,盯着张尘问道。

  “很大可能还活着,有可能遭遇了些麻烦,正脱不了身。”张尘看着王语梦道。

  “但愿如此,只要我爸还活着,我什么代价都付得起。”王语梦说道,手上不自觉攥得紧紧的。

  杨大春三人进去没多久,张尘就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。

  杨大春告诉他,那人已经从办公室里出来了。

  由于之前张尘他们已经告诉过他们三人,那个人的面貌特征,几号办公室。

  再听到杨大春跟他们确定那人的相貌的时候,张尘已经确定了就是办公室里的那个人。

  约摸过了十几分钟,杨大春和莫千柔,杨秀儿三人气喘吁吁地跑了出来,一上了车便把看到的情况告诉了他们。

  果然,不久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门里开了出来。

  何宁启动汽车远远地跟在了后面。

  七变八拐之后,果然不出他们所料,那辆车开进了一家医院里。

  张尘他们为了不被发现,故意停在了较远的地方。

  由没跟那人照过面的杨秀儿,莫千柔和杨大春远远地跟了上去。

  何宁负责在车里随时开车接应,张尘和王语梦也跟了上去。

  那人挂了个急诊,很顺利地进入了诊室。张尘几人尾随在后也进去了。

  还好这时候看病的人不是很多,急诊伤科的人更是少。

  这给张尘三人提供了有利的环境。

  几人装作看病的人也挤进诊室里。

  诊室里的医生看见一下子那么多人进去,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示意他们排队。

  杨大春笑了笑,丝毫没有要往门外的意思,反而走上前去,一掌挥向了那医生的脖子大动脉处。

  那医生还没来得及喊人,就被人拍晕在在桌上。

  国字脸的中年男人顿时大吃一惊,回头一看,只见一个长得异常漂亮的女孩站在自己身后。

  正要站起来时,忽然一团红色的粉末朝他脸上喷来。

  只觉得一股异香扑鼻而来,正要摒住呼吸时,脑袋已经变得迟钝无比。

  模模糊糊中看见几个人影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  (//)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46823/20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