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武冰薇作为天女宫五大圣女之一,其容貌自然是毋庸置疑,在正道美女排行榜之中,除了令狐萍、和东方兰抢两个位置,她们都是排在前面的。

????天下正道美女何其之多,能排入前几,她们的容貌自然也是倾国倾城。更何况,她们还是天下美人排行榜之中的前二十。

????这时,阮宏、吴睿、申阖、子君宜等数人已经结束了战斗,他们的对手已是被斩杀于地。而朱厚照与刘瑾的战斗吸引了他们,使得他们没有去帮助特战兵。

????“不与你们玩儿了!再见。”朱厚照与刘瑾二人交手太过轻松,使得他失去了再于两人交手的耐心。

????旋即,他猛然用力,内力一转,满带威力的一掌便是向着刘瑾两人派去。

????顿时间,一道犹如大门一般大小的掌影盖在两人身上。

????两人运足内力抵挡,原本站的笔直的两腿开始弯曲下去。

????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,转眼之间便是满头大汗。

????“哼!”朱厚照冷哼一声,再次一用力。

????“噗!噗!”两道吐血的声音响起,鲜血随之喷涌而出,两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。

????朱厚照当即收回手掌,然后看着还未绝息的两人,冷声说道:“拿下!”

????“是!”士兵们立即回答一声,然后冲上去便是将两人一番折磨之后再五花大绑,给捆成了粽子,然后将其带了下去。

????“我说申阖、阮宏…你们看戏看够了没有?没看到他们还在战斗吗?”朱厚照见刘瑾两人被押下去之后,他转头过来,便是看到申阖等人正在傻愣愣的看着自己,顿时有些不好气。

????“啊!”众人这时反应过来,愣了一下之后,便是对朱厚照一敬礼,连忙去帮助其他人。

????而唯一没有被点名子君宜也自觉的去帮助众人,不过在这之前,她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,眼中闪过莫名。

????“嗯?”在这时,朱厚照忽然发现了大殿转角有一人仓皇向后面跑去。看到那人跑去的方向,他又露出了笑容。

????“皇儿!”很显然,张仪也注意到了那跑去大殿后的人,她便是轻喊朱厚照一声。

????“母后!”朱厚照回头看向张仪。

????“我……”张仪欲言又止,想说什么,却始终没有说出来。

????“母后,儿臣知道。”即便张仪没有说出来,朱厚照亦知她要说什么,心中有些无奈,对其说道:“您放心,只要他们识时务,儿臣不会伤他们。”

????“皇儿,……”张仪又是欲言又止。

????朱厚照微微一笑,然后纵身一跃,脚尖踩在马头上,一脚独立,两手吸起落在地上的数十柄兵器,随即两手推出,十几柄兵器便是向着众千卫飞射而去。

????“啊!”大呵一声,他身上的气势猛然一盛,内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,使得那飞射而去的兵器速度更快。

????“噗……”转眼之间,数十道入肉声响起,那些与张永等人交手的千卫身体瞬间被洞穿,他们的攻击立即顿住。眼中满是茫然,然后转头看向兵器飞来的方向。

????可还没有转过去,却是身子一软,噗通一声,便是倒在了地上。

????张永等人也是有些措手不及,随后看向朱厚照,看着犹如天神下凡一般的他,顿时间愣住。

????“杀!”一个包含杀意的声音响起,朱厚照满脸冷光。

????“杀!”这时张永等人回过神来,大喊一声便是向东西厂厂卫和锦衣卫杀去。

????有了他们几人的加入,厂卫和锦衣卫顿时压力剧增,不敌趋势更加明显。

????朱厚照亦是抄起挂在马鞍上的腾龙戟,一抖缰绳便是向着敌军杀去。冲入敌军人群,手中腾龙戟左右横扫,杀起敌军犹如砍瓜切菜一般。

????张仪看着犹如杀神一般的朱厚照在敌军之中大杀四方,热泪不断滚出。她知道朱厚照为何如此,原因无他,就是因为要放过张峦等人,不能报那杀父之仇,以及士兵们损失惨重的仇。

????朱厚照是个重情重义的人,对手下士兵亦是犹如手足,如今十万精锐攻打紫禁城,却每攻一门皆是损失惨重,其原因还不是因为要放过张峦等人导致。

????原本,他可以直接下令炮轰,将那些挡在前面章军直接轰成渣渣。那还需要这般麻烦,使得损失惨重。

????所以,朱厚照需要发泄,而对象,自然是那些死不投降的章军。

????很快,大殿前的章军便被大军击溃,战斗也随之落幕。

????接着,朱厚照一骑当先,带着各级军官在前,向着中极殿冲去,而士兵,则紧随其后。

????“你终于来了!”众人刚刚进入中极殿,张峦便是满脸笑容,静静的坐在龙椅上看着朱厚照。

????“看你的样子,是不打算投降。”朱厚照打量了张峦一眼,看起手中紧握青龙剑,他不禁眉头一皱。他答应张雪寒和张仪放过张峦等人一命,可张峦不投降,他却难做了。

????若是放了,便对不起牺牲的士兵,更对不起他死去的父亲。

????“哈哈!”张峦闻言顿时仰头大笑,随即盯着朱厚照,脸上笑容不减,“我的好外孙,你可太小瞧你外祖父我了!你大明尚有天子守国门之气,我张峦又岂能弱之。

????我知道,仪儿为我求情了,只要我放下这青龙剑便可饶我一命,可皇帝即便亡国了,也是那九五至尊,又岂能苟活,降于他人,给我七尺白绫吧!你也不算违约,也给我留下最后的尊严。”

????张峦此刻脸上满是死志,显然已经是下定决心,一心求死。

????朱厚照有些意外的看着张峦,眼睛微眯,随即便是脸色一凝,招手道:“来人!赐白绫!”

????“是!”一名士兵敬礼回答一句,然后便是转身离开,显然去拿白绫去了。

????“你们呢!”目光如炬,朱厚照盯着张廷龄等人。

????“照儿!我问你,寒儿是不是在你手上?”张廷龄率先说话。

????“嗯!”朱厚照点了点头。

????“你可有伤害于她?”张廷龄再次询问。

????“她怎么说也是我表妹,而且与十六年前的事无关,舅舅认为我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吗?”朱厚照语气带着一丝尊重,对于张廷龄,他还是有些许好感。17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41099/96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