悬剑于三宗之剑堂,力压于三宗之鹤府。

  皆在一日之间,灰飞烟灭。

  天地人三宗弟子,皆是朝着苍穹一望,身心激荡,却亦心怯。

  毕竟,这乃是天道所立。

  何为天道?

  杀人不眨眼的天道!

  萧问道抱着隋七未的身子,却觉她身轻如羽,一跃而下。

  忽尔,太乙印上,却是阴阳而现,便是整个天宗,都黯淡了几分。

  那人俯身而下,似是憨态,瞪着古铜般的瞳孔,望着三宗弟子。

  “六道圣君。”

  半庵道君一呼,引得无数弟子,皆是朝天一拜。

  “予我三百年,我摘下这太乙印。”

  隋七未淡声一呼,却只有萧问道听得到,他便朝天呐喊:“予我三百年,我摘下这太乙印。”

  这一呼,震荡三宗!

  “极好极好。”

  太乙印上的人影儿,盯着萧问道,满嘴懒散道:“那吾就再睡三百年。”

  一刹,人影儿便了了无踪。

  “留不得,留不得。”

  半庵宗主在心中疾呼,却一望萧问道的眸子,却有狠不下心来。

  “若是他若是他当真摘得下太乙印,此等人物怕是以后的金仙人物。”

  百般取舍,取舍百般。

  一向心性“仙风道气”的半庵道君,却以赌徒之念,百回迁转。

  “她灵根损伤,奇经雷重,须以三重金髓丹,予以救治。”萧问道一呼,便欲将隋七未放在半庵身前。

  谁知,那隋七未虽是没了几分力气,却攥着萧问道的衣襟儿,一丝也是不松。

  “恩公。”

  忽尔,南麝而来,腆眉淡眸的朝着萧问道一呼,继续说道:“这三重金髓丹,还需恩公炼制。”

  一息间,半庵宗主晃过神来,讪笑道:“客卿,休憩片刻,还望出手相助。”

  地宗与人宗弟子,皆是一望。

  看着满脸堆笑的半庵宗主,皆是一贺。

  谁也未看到,那半庵道君一瞥那太乙印,心中呐喊道:“天道啊你以为这太乙印压得是寥寥众生,可在我这里却是压在我心口。”

  天宗山外,一处极为僻静的山林之中。

  琳琅仙阁,灵韵重重。

  萧问道盘坐不足半日,便有了七成修为,却望着床榻上的隋七未,怔怔出了一儿神。

  天地人三宗丹师,皆一探隋七未的丹府灵基,皆是摇头不语。

  本善丹道的半庵道君,哪能不知,万万人无一的天灵根,算是折在了昨日。

  此时,此地倒是清净了不少,便是窗外的鸟鸣之音,也清冽了几分。

  青叶逐风,泉水叮咚。

  “恩公。”

  那南麝姑娘一呼,将一碗热气氤氲的药汤,放在萧问道身前。

  他鼻尖一嗅,便知这一碗药汤中,足有二十七味灵草,更有一株九叶的八灵焱草。

  一饮而下,酣畅通体。

  “以后,不必喊我恩公。”萧问道一呼,继续说道:“毕竟,救你之人,乃是西门百屠那厮。”

  “于你于他皆予我恩情。”

  “若是不嫌,称我为兄。”

  那南麝一笑,便拱手一呼:“兄长。”

  忽尔,那隋七未却坐直了身子,披着绒被,呆呆的看着他们两人。

  “一兄一妹,呱噪至极。”隋七未有气无力一呼,继续说道:“不如一夫一妻,才是正道。”

  “胡说。”

  萧问道浓眉一扬,一声厉喝,却是将隋七未吓了一跳。

  而南麝姑娘倒是面色恬淡,淡笑道:“嫂夫人,我可是见过的,胜我百倍。”

  “她胜过所有人百倍千倍。”

  萧问道倒是不知谦恭,倒真的夸起了纳兰蝶衣。

  可在他心中,这一言一语并非夸张。

  “兄长,我此次前来,有一事相说。”南麝一呼。

  “何事。”

  “兄长,可知太昊渊。”

  “不可。”

  隋七未一听这太昊渊,便小脸涨的通红,坐直了身子。

  “继续说。”

  “如今,七未灵根被毁,仙府损伤。”南麝一呼,继续说道:“怕是在三宗眼中,她已然是个废人了。”

  “这太昊渊,与她有关。”

  “废则废已,以我心性,不过三千年,定能重修至星君上境。”

  “星君上镜之后呢。”

  南麝一问,却让隋七未这小脸,脸色一窒却又展颜一乐。

  “在这长生界中,便是星君上镜,谁能欺我辱我。”

  “那你为何要掀翻剑堂,挑翻鹤府,触怒天威,也要摘下太乙印。”南麝一呼,又是一问:“为何。”

  “我本欲破虚诸天之上,与那天道无咎,聊上几句。”隋七未灿然一笑。

  “我欲问他,可有爱而不得之人。”

  “我欲问他,天地可有七情。”

  “我欲问他,你在那青天之上,可冷,可凉,可有人念,可有人思。”

  “我欲问他,他他可曾愿做一介凡人。”

  “我欲问他,他可是累了,也曾倦过。”

  待那隋七未说完,却见身前的一杯暖茶,一饮而尽。

  “这便是你修道初心。”南麝一呼。

  “尽是。”

  “诸天万界之中,人人尽知,天道灵根,皆是无咎之思。”隋七未淡声继续说道:“即是他思,我便也思思他。”

  萧问道听闻她说完,才知她为何修为精进,道法纯然。

  “那太昊渊,与她何干。”萧问道回转心神,淡声一问。

  “不可。”

  “你不愿亲口问他么。”

  在南麝眼中,两人皆是“疯子”。

  可在她心里,却又笃定两人,当真能见得到天道无咎,那位万古第一疯人。

  “修道之人,抱朴修神。”南麝一呼。

  萧问道淡声接话道:“修仙之道,抱修灵。”

  “正是。”

威廉希尔和bet36  “灵源流,便是诸天修之源。”南麝说着,一望隋七未继续说道:“天道灵根,便以纯阳之为源。若能采的灵,定可让七未灵根归源。”

  “若能,寻得太昊灵,则。”

  “你再说下去,我定斩你。”

  隋七未细眉紧蹙,似是怒火中烧,双手攥的发白。

  “说。”

  萧问道一呼,右手按在隋七未的头顶,便让她一言不发。

  “太昊仙帝便是这长生界中第一人。”南麝咬着发白的嘴唇,继续说道:“他得到破虚,便在太昊渊之中。”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3022/47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