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萧御眼中神光一现,他不是没有想过未来可能与妖帝之间的对决,但是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直面妖族其他高手,诚如他所言,在他的认知里,除了妖帝一人之外,理应没有人是他的对手,所以此刻面对帝清寰,他才会颇为诧异。

????以目前的形势来看,这一战势难避免,如果他能够拥有绝对的实力优势,可以轻易击破帝清寰,自然最好不过,但是帝清寰既然是妖帝选定,那么即使他不敢相信,也不得不尝试去相信,但愿这一战不会伤及帝清寰才好。

????“既如此,我便全力一试。”

????一念轻动,眼前光影纵横,天地为之一变,帝清寰抬首望去,她已经不在原地,而是站在另一个地方,身前神影巍峨如山,正负手而立。

????这个神影太过巍峨,以至于将她所有的世界都遮挡了,她只能隐隐闻到缥缈的清香,那是她最喜欢闻的香味。

????帝清寰轻吸一口气,眉宇之间明光流转,悄然勾勒出轻柔的弧度,“竟然将我带到了这里么……”

????“大哥……一定要这样做吗?”

????这是另一个人的声音,她同样十分熟悉,以血脉而论,她应该称呼三姑姑。

????那巍峨的神影沉沉说道,“帝薇,有些事情你应该很清楚,一旦开弓,就不可能再回头。”

????“我知道,可是……”

????“没有什么可是的,我所做出的一切,都是正确的选择。”

????帝薇轻轻叹息一声,转首对那个散发着醉人清香的人说道,“小妹,事已至此,就此收手吧。”

????虽然知道对面的人是谁,但是帝清寰还是忍不住偏过头看了一眼,彼时的记忆已过数千年,此刻重新呈现在眼前,依旧感觉如此真实。

????她不得不佩服,这个从血脉而言,应该被她称呼为弟弟的男子,竟然拥有这样的神通,可以经由一点空间,就如此深入她的神海。

????“虽然不知道你究竟为什么将这段记忆导引出来,但我还是赞许你的实力,只是如果你想借此一看当年真相,恐怕未必会如你之愿。”

????身后神音缥缈,远远传来,“过去的事,早已尘封于岁月之中,我若想探知真相,询问母亲即可。”

????“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????“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想试一试,看看我究竟可以看到什么。”

????“试一试么……”帝清寰眉宇之间神光明灭,“我看你更像是想借助这个机会,将我封禁于此,这样就可以避免正面与我一战了,是么。”

????萧御微微一怔,随即笑道,“你看向我母亲时的眼神,有着至深的眷恋和爱慕,仅仅只是这一点,我也绝不会伤害你半分。”

????帝清寰微微一笑,“姑姑的确最为疼我,这种疼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甚至超过我的父母,如果说世间有一个最让我敬爱的人,那个人就是姑姑,你信么。”

????天地微微一寂,随即响起萧御明澈的声音,“我相信。”

????“只是——”帝清寰的声音中,悄然生出淡淡的叹息,“许多事情都不由我自己做主,就像这一刻,我虽然很想挡在父王面前,却始终没有那个勇气。”

????“是,我看到了你眼中蕴藏的感情,不过你应该也看到了,母亲虽然身处绝境,看向你的眼神却依然充满慈爱,所以即使你什么都不做,对于她而言,依然是一种宽慰。”

????帝清寰摇首一笑,“你又何必如此宽慰我,我的确看到了慈爱,但是这种慈爱之中,还蕴藏着更多的悲悯,姑姑是在心疼我,在如此年少的时候,就不得不残忍地直面这一切。”

????萧御想了想,说道,“其实我也好奇,为什么这个时候你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????帝清寰凄楚一笑,“你不知道么,在父王出手之前,我就先来到这里,只可惜我能做的太过有限,姑姑虽然心疼我,却没有听从我的劝说就此离开。”

????萧御一怔,原来在妖帝发动政变之前,帝清寰曾经预先通知帝萱,并且试图劝说她就此离开,只是帝萱并没有听从。

????为了保全帝萱,帝清寰甚至不惜背叛自己的父亲,她对帝萱的感情,已经不用多言。

????心中暗自一叹,萧御说道,“世间原本就有很多事情,并不会按照我们心中所想的发展。”

????帝清寰忽然一笑,“也包括现在吗?可是我想将你困于此境,而你却想离开这里,我们之间,总有一个人会实现心中所想。”

????“那也未必——”萧御淡淡说道,“一个人心里会怎么想,并不会轻易表现出来,甚至即使是他自己,也未必真正清楚这一点。你虽然这样说,但是我们之间未必不能达成共识,只有在达成共识之后,才有可能按照我们共同所想的发展。”

????帝清寰轻轻一笑,“还有这样的事情吗?”

????“自然有,就像你此刻所处的幻境,如果不是和现实形成某种连通,也就是我所说的共识,又岂会如此稳定的呈现。宇宙之道,不过只是求取‘和谐’二字而已。”

????帝清寰天资聪颖,闻言若有所思道,“你是想以大道点醒我,并让我领悟大道么。”

威廉希尔和bet36????“你可以这样认为,只不过就像我之前所说,总需要我们在一些事情上达成共识,才有机会实现这种可能。就像现在,无论是你还是我,都希望这场变故不会发生,妖族的局势也不会就此发展下去,有了这个共识,你我之间除了血脉之外,仍然还有对等的尊重,只要这种尊重能够建立,那么大事自然可为。”

????帝清寰从容说道,“你说的固然不错,但是我似乎最开始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,你我各有立场,站在不同的立场上,纵然明白其中的道理,也未必能够就此达成共识。”

????萧御目视远天,长声说道,“那也未必。”

????“嗯?”帝清寰目光一动,“时至今日,以妖族和三界的敌对之势,难道你以为还能和解吗,这可不是言语可以解开的难题。”

????。

2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2649/213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