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前提是你能参悟出战神图录,好了,废话不多说,你加油吧!”

  老实说,这个奖励给的有点大,不过在系统看来,反正孙默不可能完成,许诺的奖励给的大些也无所谓。

  反而还显得我这位系统大气,敞亮,会做人!

  “哦,金师有什么指教?”

  孙默回过了神。

  “叫我老师?你笑话我呢?”

  金木洁翻了一个白眼:“我就想知道,你不是说,超越自我,才能通关吗?你超越了什么?”

  其他人也立刻竖起了耳朵,颇为好奇。

  “应该是体验了一把狂妄、恣意的感觉。”

  孙默轻笑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顾秀珣皱眉,这应该是不好的性格吧?

  “我以前呢,非常循规蹈矩,上马路走右边,看到红绿灯绝对不闯,排队也是安分守己,别说杀人了,上学的时候,架都没打过一次。”

  孙默心中想着这些,但是嘴巴上说出来的,却不是,反正就是一些三好学生的事迹。

  违法乱纪?

  不存在的,孙默考试,都不抄别人一眼的。

  “我觉得战神吧,应该要有一种狂,就是讲什么道理?我手中的战斧,就是道理,不服,那就把你打倒服气为止。”

  事实上,国与国之间,便是如此。

  谁拳头大,谁说了算。

  输的割地赔款,黎民做亡国奴。

  其实人与人之间,如果不是礼法和法律约束,也会演变成这个样子,所以孙默就想体验一下,凌驾于世俗权利与礼法之上的力量,是什么样的。

  于是他动手了,一刀砍爆了白濠的脑袋。

  “如果你的判断失误,白濠是真的被打死了,你打算怎么办?西陆军校为了脸面,他们的报复一定非常凶狠激烈。”

  金木洁再问。

  “如果我知道白濠不死,那打爆他的头,还叫什么超越自我?”

  孙默笑了,八颗牙齿,熠熠生辉:“我当时已经想过了,如果白濠真的死亡,我会承担一切后果,”

  “男人一生,不面对一次暴风骤雨,还配叫什么男人?”

  唰!

  光斑溅射,金玉良言爆发。

  惹得周遭那些人,又下意识的看了过来,不过看到是孙默,便笑了笑,习以为常了。

  “孙金句,你就收了神通吧?”

  顾秀珣无奈,要不要这么秀的呀?三天不说金句你会死吗?不过这句话,说的挺有味道。

  其他人沉思,尤其是赫连北方,激动的难以自持,数次握紧刀柄,又松开,他觉得这才是男人在世,该有的志向。

  不停地面对疾风!不停地斩杀疾风!

  “真帅气!”

  李若兰靠近了一些,想拍的更清楚一些,毕竟今天的孙默,她怎么都看不够。

  绝对是满十给十一的优秀男人。

  多一分,不用怕他骄傲。

  “好了,都去参悟吧!”

  孙默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。

  其实击杀白濠,这个行为很自私,对白濠不公平,但世间又有多少公平?

  白濠既然跳了出来,指责自己,那他就要为这个行为付出代价,现在没死,反而顿悟,可以说皆大欢喜。

  “你面对的暴风骤雨,有点儿多。”

  金木洁调侃,想想孙默出道,经历了多少事情了,真亏他能挺得过来:“对了,以后叫我金姐,金师金师的,怪见外的。”

  “哈哈,那看来我上辈子是海的女婿!”

  孙默调侃,随即朝着峡谷外走去。

  卢林站在稍远的一些地方,偷听到了这些话,顿时肃然起敬了,觉得自己的人生,找到了新的前进方向。

  “我要做这样的男人!”

  卢林下定了决心。

  ……

威廉希尔和bet36  白濠站在一处岩壁下,一直关注着孙默,他虽然参悟了,但是并没有进入第五段峡谷,因为他想和孙默一同进去,然后再较量一下,可是谁知道,孙默竟然出去了?

  “这是在干什么?”

  白濠惊愕,他发现自己根本猜不到孙默的套路,旋即,他又有了一种郁闷和不甘心。

  自己把孙默当对手,可是人家,眼中根本没有自己呀。

  这简直可悲。

  ……

  孙默为什么出去?

  当然是去收割好感度呀!

  这些围观党,听了自己的指点,却不出去宣传一波,就忙着参悟战神壁画,简直可恶。

  别人不干,那就只能自己来了。

  “话说这么干,是不是格调有点低呀?”

  孙默纠结。

  “快看,孙默出来了!”

  随着一声喊叫,原本已经等不耐烦的人们,哗啦一下,就围了过来。

  “孙名师,如何了?”

  “过关了?”

  “哎呀,孙名师,您倒是说句话呀,真是急死我了。”

  大家七嘴八舌,围着孙默不让他走。

  “请让一让,我有些累了!”

  孙默面色平静,态度谦虚。

  听到这话,不少人神情失落,以为这是孙默失败的借口。

  “都散了,显然是失败了。”

  “我就说了嘛,战神峡谷的壁画那么难,怎么可能才来一个星期就顿悟?”

  “哎,看来孙默,也不过如此。”

  围观的人逐渐散去了,毕竟他们想破脑袋,也想不到孙默,会在里边公布前四段峡谷战神壁画的真意。

  有几个人,跟在了孙默身后。

  虽然孙默参悟失败,但是神之手,是做不了假的,所以他们想安慰孙默一下,借此增加一下双方的关系,这样求一个推拿按摩,就不容易被拒绝了。

  这几个人,跟着孙默,到了白茶的铺子。

  现在孙默喜欢这种口味泛苦的奇怪茶水,已经不是秘密了。

  茶老板老白正坐在一个凳子上,抽着烟袋锅,看到孙默,笑了笑,也没说话,直接起身,沏了一壶茶。

  “尝尝吧,特地为你准备的。”

  白茶笑了,他不会告诉孙默,这是他存了二十年的好茶,可不会轻易拿出来待客的。

  “哦?有什么说道吗?”

  孙默端起茶杯嗅了嗅,好香呀,然后喝了一口,这咖啡,不是一点半点的苦呢。

  “人生呢,就像这白茶,没有苦味,怎么能体会到甘来?”

  白茶坐在了孙默对面。

  “哈哈,你给我一位名师当人生导师?”

  孙默乐了。

  “别装了,咱们也算趣味相投了,有什么苦水,朝我吐一下,然后睡一觉,忘掉,明天继续战斗。”

  白茶喷了一口烟,语气缅怀:“我知道,强撑着,很痛苦的。”

  “嗯?我撑什么了?”

  孙默反问,其实大概猜到了白茶的想法,人家在安慰自己,欣慰感动之余,他也放心了,总算有人接茬了。

  不然我还发愁怎么秀一波呢。

  “诶?你不是参悟失败了吗?”

  白茶不解。

  “谁告诉你的?”

  孙默笑问。

  “推理的呀,你要是成功了,现在早在峡谷里参悟壁画呀,哪有心思出来喝茶呀?”

  白茶一副我‘我很厉害吧’的表情,看着孙默:“还有你这表情,和那种被女人甩了后强忍着不哭的男人没什么两样。”

  “抱歉,你推理失败!”

  孙默大笑着,喝了一口白茶。

  “啥?”

  白茶掏了掏耳朵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“我成功了呀!”

  孙默耸了耸肩膀。

  “老板,来杯茶……呃!”

  那几个人,原本走进茶铺,准备要杯茶水喝,然后看有没有机会和孙默搭讪,结果听到这话,直接愣住了。

  “你成功了?”

  “参悟了壁画?”

  “那你出来干嘛?”

  疑问三联。

  “对呀,那你出来干嘛?”

  白茶老板惊愕,一般人参悟了壁画,都会在下一关待上好久,吃喝拉撒都顾不上的,难道说,你对下面的壁画真意就不感兴趣?

  “没办法,那些战神壁画真是太简单了,我随便看一看,就顿悟了,实在没什么意思,就出来喝杯茶!”

  孙默调侃。

  这话听得茶铺中的几个人,下意识的就把手伸向了身旁最近的凳子,一个没抓到凳子,干脆拿起了桌子上的茶壶。

  真的好想给你来一下。

  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!

  你敢不敢再秀一些?

  白茶愣了愣,不过很快,就笑了起来,继而,又露着大板牙,变成了大笑,使劲的拍着大腿。

  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!”

  白茶笑的眼泪齐飞:“不错,年轻人么,做出了惊人的事迹,不秀一下,岂不是如富贵不还乡,如锦衣夜行?”

  “老伯,你这个样子,还怎么聊天?”

  孙默无奈:“知道就好,不要说出来呀!”

  听到孙默大方的承认了,而不是死要面子不认账,白茶反而笑得更大声了,有趣,有趣极了。

  这个孙默,是一个妙人呀!

  当喝一杯大茶!

  “你等着,我去整几个菜,咱们好好的喝几盅!”

  白茶匆匆而去,进了厨房。

  “什么情况?我应该没幻听吧?”

  “现在怎么办?”

  “你别问我,我也懵逼中。”

  几个人面面相觑,脑子中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。

  安慰孙默?

  和他增进关系?

  自己也是想多了,人家根本没有失败好么。

  然后,他们的内心中,瞬间升起了浓浓的敬畏和羡慕。

  双方的视线对上了,孙默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这几位,赶紧诚惶诚恐的站好,赔笑,微微鞠躬。

  没办法,成绩就是地位。

  孙默进入战神峡谷才多久,这就参悟了?

  这种人,岂是自己可以轻易结交的?

  他们生怕自己一个表情不对,惹怒了孙默,毕竟这位大神,可掌握着进入战神峡谷的奥秘。

  几个人,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的想到,今天晚上的战神镇,要掀起大风波了。

  孙默,一战成名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2578/77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