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鼠仙人以及科尔玛分别后,黑猫一路狂奔,借助鼠仙人提供的方位图,向天文08-1班踏青之地跑去。

  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。

  直到靠近踏青之地,看到不远处半空升起的那道烟花信号,以及风中隐约飘来的焦急的呼喊声,郑清终于彻底死心了。

  “完犊子了。”他躲在一片灌木丛后中止变形术,重新变回巫师,同时盯着半空中那朵烟花的颜色渐渐从橘色变成红色,如丧考批,满脸悲伤。

  看样子,班上发觉自己‘失踪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连用来起‘警示与召集’作用的魔法烟花都已经变成了红色。更不要提那些越来越近的呼喊声了。

  年轻的公费生甚至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那株返魂杨,考虑要不要一头撞上去,把自己撞晕,这样在面对班上同学以及学校调查的时候,还有一点争辩的余地。

  但随即,他便回忆起鼠仙人的警告,犹豫半晌,最终放弃那个稍显激烈的念头,垂头丧气向众人所在的方向走去。

  ……

  “你去哪里了?!大家找了你差不多两个小时!”

  “清哥儿,你完蛋了……唐顿之前已经把你失踪的事情通报学校了,校工委还有学生会的人马上就来。”

  “你是被河里的水妖勾搭了,还是被林子里的宁芙勾搭了?有没有什么新鲜的故事跟我说的?我保证在发表的时候匿名,不会透露你真实身份的!”

  “快,快,装的虚弱一点,蒋玉可能就要过来了!她刚刚也气的不要不要的……”

  五花八门的言论乱哄哄一涌而上,瞬间淹没了刚刚出现在团建驻地的某位男巫。部分人,比如李萌同学等,还唯恐天下不乱,声音嚷嚷的惊天动地。

  郑清一脸麻木,任凭同伴们簇拥着自己,一窝蜂向一位老生走去,那是一位随团负责学生安全的四年级学生,擅长治疗术。

  只是搭眼一瞅,那位老生就非常肯定的对大家说:“这位同学很健康,气息正常,虽然精神有点颓废,但并无大碍……散了吧,都散了吧。”

  说罢,轰散一众围观者,一把拽着郑清,钻进身后的帐篷里。

  学生们乱哄哄的说话声被帐子隔开,显得遥远而空旷。

  略显紧凑的帐子里,几位聚在一起的身影回过头,齐刷刷的看向刚刚进来的两位巫师。

  帐篷的角落里,黄铜茶壶蹲坐在小火炉上,细长的弯嘴吐出洁白的蒸汽,仿佛流水般缓缓淌出;倾倒的沙漏里,还有沙子在锲而不舍的钻过那个狭长的玻璃通道,记录早已无人关注的时间。

  几张巨幅的猎队海报挂在帐子四周,遮挡着透过缝隙钻进来的冷风。海报上那些猎队的猎手们早已跑的不见了踪影,只留下空荡荡画纸挂在那里,仿佛一张张诡异的抽象派画作。

  红木制成的椅子七零八落的堆叠在一起,给帐子中央留下足够的空地。

  空地上摆了一张大大的方桌,桌子摆着一副巨大的沙盘。

  沙盘里有山丘,有谷沟,有林,有水,还有一小片海湾。只是简单的瞟了一眼,郑清就判断出这幅沙盘呈现的正是天文08-1班活动区域附近的景象。

  站在方桌附近的,有唐顿、蒋玉、萧笑以及伊莲娜,也有之前坐在树杈上警告郑清不要使用魔法砍树的高年级学生,还有披着灰袍的校工以及穿着黑袍的助教。

  此刻,他们都瞪着眼睛,看着出现在帐篷里的两位巫师。

  眼神中有惊喜、如释重负,也有恼火、责怪。

  郑清感到有点手足无措。

  高年级学生与灰袍校工郑清都不认识,但那位穿着黑袍的助教郑清却很熟悉,正是他们实践课的老师,希尔达助教。帐篷里率先开口的,也正是这位助教先生。

  “啧啧啧,怎么次次都有你!”希尔达助教露出一副晦气模样,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包盐,冲着郑清四周就洒了个遍。一边洒,还一边抱怨着:“从去年到今年,总共就没接过几次活,还每次都有意外!”

  “你算算,去年开学包机那次算不算?竟然被一头小女妖摸进专机了,转头我们就被老姚骂了个狗血喷头。然后是猎会,那头莫名出现的龙兽。然后是冬狩……现在倒好,连你们踏青都不放过我!”

  “什么仇什么怨?!”

  郑清小心的躲避着那些劈头盖脸洒来的白盐,脸上陪着几分尴尬的笑容,没好意思搭话。

  虽然希尔达助教后面的几件事语焉不详,不过郑清却都记得一清二楚。确实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郑清几次参加的活动似乎都挺晦气的,不是妖魔入侵就是古兽苏醒。

 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也有可能是希尔达运气太差,导致郑清每次都出意外嘛。

  那位灰袍校工打断希尔达助教的抱怨,安抚道:“人回来就好,没事就好……只不过既然来了,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。能告诉我们,你消失的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吗?”

  前一句话他是对希尔达说的,最后一句则是看着郑清说的。

威廉希尔和bet36  郑清苦着脸,老老实实回答道:“就是看着林子里有趣,追着那些老鼠虫子跑了一阵子,结果迷路了……因为今天禁魔节不能使用魔法,也没带指南针跟地图,所以回不来。后来看到魔法焰火的光,才慢慢摸索到方向。”

  听到这番回答,帐篷里一时有些冷场。

  半晌,那位曾经指点郑清不能使用魔法砍树的老生摸着头,叹了一口气:“说不能用魔法,就不用魔法……你还真是老实啊。柴火最后捡到了吗?”

  “捡到了,”郑清顿了顿,补充道:“找路的时候又给弄丢了。”

  “咳咳,”灰袍校工干咳两声,笑呵呵的看着郑清:“能守规矩自然是好事,但必要的时候,该灵活处理还是要灵活处理的……再不济,迷路后给大家飞只纸鹤也是可以的嘛。”

  郑清摸了摸鼻子,不知道怎么接口。

  正话反话都被他们说了,他还能说什么呢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2510/108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