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在太平沟子乡的食堂当中,封半山和侯坤两个人拼起了酒,划拳划着那种李忠信看不懂的五魁首,六六六,气氛十分热烈。

????乡里面的另外几名干部,看到封半山和侯坤两个人拼酒,也是跟着凑起了热闹,一时间食堂里面基本上都是他们划酒叫好的声音。

????张景明喝过两碗白酒以后,便停了下来,没一会儿的功夫,就凑到李忠信的耳边问道:“李忠信先生,这次到我们这边来,您能够定下来什么项目呢?您也知道,我们这边的人穷啊!我们诚挚地希望你们过来投资,需要什么我们这边安排的,我们这边一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。”

????张景明和李忠信在没有吃饭前听李忠信说了一些事情以后,他已经明白了李忠信的想法,如果有可能的话,他决定无论如何也是要把李忠信的投资留下来,只要忠信公司的投资到位,那么,他们太平沟子乡也能够快速发家致富。

????李忠信之前说过了一些投资的事情,那都是大投资,他现在只是想让李忠信那边能够先落实下来一样,只要有一样事情落实下来,那么,今后和忠信公司那边合作的机会就多了。

????太平沟子乡这边穷得要命,可以说是穷得不能再穷了,他必须要把这个诉求借助着这样的一个机会和李忠信说出来。

????“关于投资的事情呢!我们明天白天再聊,我这边也是要实地看看以后才能够做出来最后的决定,忠信公司是一家很大的公司,我们那边需要很多人投票通过以后,才能够做出来最后的决定。

????我到这边来呢!就是看看这边的情况,看看你们这边有没有什么意向,有没有想要和忠信公司那边进行合作的想法。

????你们那边有配合的想法自然好了,咱们无论到什么时候都是一样,我们需要沟通,一切等我下去看一看回来之后再说。”李忠信慢慢地对张景明说了起来。

????他对于张景明的想法呢!虽然很理解,但是,他对于东北农村这边在酒桌上谈事情的方式,却是不赞同,喝完酒以后,怎么能谈正事。

????对于张景明和侯坤两个人的态度,李忠信都相当满意,这两个人呢!也是属于实干类型的领导干部,只不过太平沟子乡这边太过偏远,实在是让他们没有办法带领乡里面的农民致富。

????不过呢!看好虽然是看好这边,但是,李忠信还是觉得有些远了一些,因为在李忠信的印象当中,这边应该是在鹤市和江城市中间,现在看来,却不是那样,萝北是鹤市东面,比鹤市还远出来很多公里。

????要不是张景明把地理位置说准确了,李忠信一直就以为这个地方离鹤市并不远呢!

????这个事情呢!问题就大了去了,在太平沟子乡这边搞养殖种植基地的这个事情,基本上没戏了,毕竟路途太远,忠信公司暂时没有往这边发展的想法。

????咋说呢!后世的时候,出门到什么地方都是高速公里,到什么地方都很快,到什么地方都不会感觉那么遥远,可是,现在一看,却是差出来很多东西,至少李忠信没有把高速路铺设到这么远的地方来。

????“那明天一早上,我让这边最熟悉道路的人给你们领路,要不然的话,你和封半山先生下去到下面,是看不到全景全貌的。”张景明听完李忠信的话以后,他立刻就明白了李忠信的意思,十分正色地对李忠信说起要给李忠信配备一个熟悉道路的向导。

????李红星虽然也在这边呆过了一段时间,但是,毕竟李红星不是当地人,很多事情,还得是他们这边当地人带路比较好一些。

????“那就麻烦张书记了,明天一早上,天亮我们就出发,到时候你给我们找的人,我希望不要耽误我们的行程。”李忠信微微沉吟了一下,答应了张景明的说辞。

????在这个事情上,李忠信觉得,答应下来张景明是一件十分不错的事情,毕竟这边他和封半山对这边都不熟,李红星真未必有当地人熟悉这边。

????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以后,封半山把侯坤他们几个人都喝多了,在李忠信的催促下,自然而然就散局了。

????李忠信和封半山在张景明的带领下,来到了张景明安排的房间,李忠信看到,这个地方真心不错,基本上能够达到他在这边的住宿标准了,原本他没有想到这边会有这样好的条件,却是多出了些许意外。

????第二天一早,李忠信起来以后,这才发现,他所住的地方并不是乡里面的招待所,看房间的布局和外面的设施,应该是一个人家,前面的院子很大,院子里面有一辆二八自行车,还有一口那种压井。

????什么叫压井呢???是那种自己向里面少少添加一些水,然后压动井上的井臂,慢慢从井里面引出水来的那种。

????李忠信自己压了一桶水,刚刚洗漱完毕以后,就看到门口多出来了一个中年男人。

????“您就是李忠信先生吧!张书记昨天晚上派人到我家里,告诉我一早上到您这边向您报道,您看我这边现在有什么能够帮助你的吗?”马伟正色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。

????马伟在李忠信洗漱的时候,他就开始打量起来这个比他姑娘没有大多少的少年郎,他怎么也是想不明白,就是这样的一个半大孩子,咋还能让张书记半夜三更地特意跑到他家里和他说了那么多的事情,更是把自家的房子腾给两个人住,这个半大孩子究竟有什么来头呢!

????“您贵姓?”李忠信看到眼前的中年男人一开口,他就知道,这个是张景明昨天晚上说给他找来的导游来了。

????“免贵姓马。”马伟一听李忠信问他贵姓,他立刻高兴地回答起来。

????“那我就叫你马哥了。”李忠信用毛巾擦了擦鬓角上的水珠,对马伟说了一句以后,又开口问道:“这个房子是乡里的房子?还是个人的房子?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2247/152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