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芊寻道童醒了醒鼻子,奇怪道:“着凉?怎么可能?自从入了修行,我就没着凉过,修士着凉?那不是笑话吗?”

????接过乌参丸的小瓶,捏在掌中转了两圈,向陈眠竹道:“再说你这是乌参丸啊,补气的,又不是治病的。”

????陈眠竹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,君山药业这款乌参丸和佛门的有很大区别,补灵气差点意思,但别的小灾小病可谓药到病除。我们在灵鳌岛上经常用乌参丸泡水给普通人喝,甭管什么病,一喝就好!”

????旁边有个腰腿上别着匕首的女修插嘴:“其实君山药业的壮神丹也能治愈各种疑难杂症。”

????芊寻道童嗤笑:“这个我倒是听说过,说是还能助力长高,那就更扯了,这药是壮什么的我还能不知道吗?”

????女修道:“你吃过?”

????芊寻道童哼了一声:“当然,吃了半年,没见高过一分!”

????陈眠竹和女修都不知道该怎么劝解,陈眠竹岔开话题:“小舒,谈谈你的梦想吧,将来你打算做什么?”

????这女修正是海寇联盟西北方向联络中转船的负责修士舒迟,听了陈眠竹的提问,她和她手臂上的小灵蛇玉京子同时鄙夷:“老套!”

????陈眠竹略尴尬,道:“那就换个词,将来仗打完了,你想做什么?”

????舒迟道:“你不是都答应过我,仗打完后,引荐我拜入骆大法师门下么?我就想跟他修行。”

????“没别的了?”

????“没了啊,陈头领想做什么?”

????陈眠竹摆手:“别叫我陈头领,今后没有什么头领和掌柜了,叫我老陈就行。海战打完了,我就正式加入鸡鸣观,当一个稽查队员,那日子,威风啊!”

????玉京子昂起蛇头向舒迟揭发:“其实他想三妻四妾来着。”

????陈眠竹怒道:“别胡说!”

????玉京子缩到舒迟怀里瑟瑟发抖,舒迟摸了摸他的头:“别怕,姐姐在。”

????玉京子得了安慰,继续揭发:“他为了一个叫若绮的女记者,直接扔出去三千两银子!”

威廉希尔和bet36????舒迟皱眉:“陈头领……老陈,这可是你的不对了,你家里那位姐姐我是听说过的,修为比你高,却自甘照顾老人、看护孩子,为你解除后顾之忧,灵鳌岛上人人夸赞,就连我们乘云诸岛都拿她做标榜,很多男修都说,要娶就娶灵鳌岛陈夫人那样的女子为妻。你如果存了这么个想法,对得起陈氏姐姐么?”

????陈眠竹抱头发狂:“你不要听这条小蛇胡说,我那是投资!”

????玉京子探头冲芊寻道童建议:“芊寻子,以后如果嫁人,可别嫁陈眠竹这样的!”

????芊寻道童笑了笑,低着头没说话,陈眠竹斥道:“你看看你,说话能有把门的么?芊寻子,不要理他,将来老陈我给你介绍一个合意的。”

????芊寻道童笑了笑:“没事的,其实我早看开了。小时候也曾有过青梅竹马,尝过情字的滋味,以后也不要尝了。”

????舒迟小心翼翼问:“是哪个负心人?我们找上门去,教训他一通!”

????芊寻道童摇头:“不用了,人各有志,强求不来。”

????玉京子八卦之心大起:“既然是青梅竹马,他为什么离开你?”

????芊寻道:“他说我骗他。”

????“你怎么骗他了?”

????“他说我曾经答应过他,一起长大了以后携手双修,但我骗了他,我长到一半以后就不长了……”

????“这个……”另外三位顿时无语。

????芊寻道童脸上绽放笑容:“开玩笑的啦,好不好笑?”

????那三位忙不迭的点头:“哈哈,哈哈……”

????正嘻嘻哈哈间,舒迟头上白光萦绕,她脸色立刻严肃起来:“梧桐到中葵岛了,准备出战了!”

????……

????晚霞映染天际,王建国在千料战船苏州号的甲板上看得出神,杨先进走到她的身后站立片刻,白板上跳出字幕:“杜法师他们在商讨鳞波岛栈桥的修复方案,你不过去吗?”

????王建国一动不动,仍旧眼望天边灿烂的晚霞,杨先进袖管中弹出木棍,敲了敲白板,王建国这才转头,看了之后抿嘴轻笑:“一座栈桥而已,没什么难的,杜组长定了方案就好。”

????杨先进白板更换字幕:“前天的风暴还是很厉害的,鳞波岛栈桥损坏很重。”

????王建国笑着摇了摇头,杨先进忍不住问:“你有心事?”

????隔了片刻,王建国才回答:“我想上阵厮杀,面对面和海寇打一场!”

????“很危险……”

????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叫王建国么?知道的话,你就理解我的想法了。危险?呵呵……”

????杨先进望着转身离去的王建国,摇了摇头,转过身来望向那片晚霞,定定看了多时,再次摇头。

????苏州号和另外三艘千料战船、六艘五百料战船和部分巡海船、轻快船组成的护航舰队行驶一夜,天亮的时候接近了鳞波岛海域,准备在鳞波岛卸下杜星衍的小组后,继续返航元觉岛。

????但杜星衍小组终究没能下船,船长通知他们,接到上峰命令,行程取消,不去鳞波岛了。护航舰队立即转向,执行别的任务。

????王建国很期待的问:“杜组长,这是开打了么?”

????这个问题杜星衍无法回答,就连苏州号的那位修士船长也无法回答,恐怕只有整个护航分舰队的指挥官萧山知道,但军事机密,他肯定不会轻易透露。

????整个船队向着东南方向行进了一夜,天亮时稍稍偏北,向着正东方向进发,又行进了整整一天!

????这是护航舰队从来没有到达过的距离,整个分舰队二十八艘大小战船都紧张起来,舰队指挥萧山依旧没有透露任何消息,但就连船上的杜星衍小组和杨先进都已经猜到,前方等待的,必然是一场海战。

????王建国很兴奋,不停的将自己的法器符箓取出来清点,带动了杜星衍、蓝水墨、莫不平和邵虞行,也跟着清点身上的装备。

????杨先进在旁边看了一会儿,敲着自己的白板提示他们:“海战不同于陆战,如果真想打的话,建议你们跟我去甲板,跟随军士们学习和熟练使用战阵法器,只有到了最后,才有可能会演变为面对面的跳帮厮杀,但我观稽查舰队的战术,跳帮厮杀其实是你们一直在避免的打法。”

????王建国当即起身:“好!”爽快利落的跟在杨先进身后出了舱房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1726/147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