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第三天转眼就过去了。

????石屋之中一片凝重的气氛,与昨晚的快乐气氛相比,一个像是是烈日炎炎的天气,一个像是暴雨来临前的阴沉压抑。

????宁涛就要出征了。

威廉希尔和bet36????这一战不但关系着三界的命运,也关系着宁涛自己的命运。三界的命运,两个女人其实都不怎么在乎,尤其是东山波丽,她甚至都不知道三界是什么样子,那又何谈心系三界的命运。而对于希米亚来说,宁涛才是最重要的,至于三界是存是亡,她其实并不在乎。

????宁涛笑了笑:“你们的表情这么严肃干什么?我这是去杀无,又不是去送死的,笑一笑,就当我是凯旋而归了。”

????东山波丽这才露出了一个笑容,不过明显是心事重重,还担忧,所以笑得比较勉强。

????希米亚本来就不爱笑,现在这种情况下就更笑不出来了。不过她还是努力的挤出了一丝笑容,但看上去比东山波丽还要勉强。

????宁涛拥抱了希米亚一下,她的身高让他感到有点尴尬,头刚好齐到她的胸,但这个时候也过不了那么多了,他轻声说了一句:“我走之前我会在这绝对领域之中开一个口子,天黑之前我还没有回来的话,你就从这口子离开。”

????希米亚断然道:“不,如果你不回来,我就从这绝对领域之中走出去,哪怕是死,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。”

????“你……”宁涛想让她改变主意,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劝她,而且他了解她,她做出的决定从来不会改变。

????东山波丽说道:“姐姐若是出去,我也跟着出去,我们一家三口生要在一起,死也要在一起。”

????宁涛伸手将东山波丽也拉了过来,一起抱住。

????温存了一下,宁涛松开了两个女人:“你们留在这里等我回来,但你们记住,你们出来就是死,所以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有多大的动静,千万别出来。”

????希米亚点了一下头:“那老东西狡猾,你小心一点。”

????东山波丽也叮嘱了一句:“夫君,我等你回来,你千万要回来。”

????宁涛冲两个女人笑了一下,然后走了石屋,纵身一跃,冲天飞起。

????出征前的道别也要适可而止,跟两个女人待在一起,她们就是磨盘,他身上的锐气可就要被磨平了。

????希米亚和东山波丽从石屋里追了出来,翘首以望,宁涛很快就消失在了她们的视线之中。

????此时天还没有亮开,准确的说法是天空还没有换幕布,现在还是那块漆黑如墨的大幕布,再过一些时候就该换上暗蓝的幕布了。

????无的至高天神庙就隐藏在这如墨的幕布之中,由天之符文法阵遮掩和守护,可那些符文法阵现在对于宁涛来说就如同是希米亚身上的神甲,神念一动就没了。

????疾速飞行,宁涛炮弹一般射向了至高天神庙。

????他的计划很简单,冲进去,杀死无!

????一次杀不死,那就再杀一次!

????一转眼宁涛就来到了至高天神庙的守护法阵外,他没有丝毫停留,一头扎了进去。

????至高天神庙的守护法阵没有被激活,对它来说,现在的宁涛就等于是“自己人”,或者是它自己的一部分,这样的情况下它是不会有任何反应的。

????宁涛在神庙前的平台上落脚,不等他上去踹门

????,甚至不等他开口说话,神殿之中就传出了无的声音。

????“你……怎么找到这里来的?”无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惊讶的意味,还有很明显的紧张。

????宁涛冷笑了一声:“你以为我看不见你吗?几天前我就能看见你了,你还自以为是的站在这平台边沿监视我,你说你傻不傻?”

????无沉默了一下才说道:“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

????这话他刚才就问了一次了,但宁涛的话里根本就没有答案。

????宁涛说道:“你猜。”

????这一次无沉默得更久了。

????虽然没有看见他的脸庞,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宁涛想象出他此刻那张阴沉到极点的脸庞。

????“你我终须一战,这一次你躲是躲不掉的,是你自己出来,还是我破门闯进来。”宁涛说。

????无没有回应。

????宁涛说道:“你是在想怎么摆脱我吗?”

????无还是没有回应。

????宁涛笑道:“没用的,你不敢离开这里,可我现在就在你的神庙上,你到哪我到哪,你甩不掉我。”

????无始终保持沉默。

????神殿那一万米高的巨门紧闭,给人一种无人在家的感觉。

????“看来你是想我破门进来了。”宁涛向神庙的大门走去。

????却不等宁涛召唤神身一脚踹过去,或者用拳头轰一个窟窿出来,万米之高的巨门豁然打开,一片金光从门缝之中照射出来,金光之中还有无的声音。

????“既然你执意送死,那我就成全你吧,我容忍了你这么久,也算是仁至义尽,给了老天面子了。”无说。

????宁涛从门缝之中走了进去。

????打开一点的大门又轰然关闭了。

????宁涛往神殿尽头飞掠而去,那几万米高的至高天神像转眼就到了近前。

????无就站在神像脚下,背对着神殿大门的方向。

????他的身影干瘦如柴,仿佛稍微大一点的风也能将他吹上天去。

????他是这么的瘦弱,可却就是这个弱不禁风的糟老头子,三界正因为他而承受灭世之灾,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生灵因他而死去。

????可干出了这种天地不容之事的糟老头子,他却还有闲心在这里摆高人pose。

????宁涛在无的身后落脚。

????虽然这次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来的,虽然目标就在眼前,可他并没有一来就动手。

????不过这并不是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,主角在关键时刻重要给坏人一番辩驳和哔哔哔的机会,然后才动手,并且主角总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错失杀死坏人的机会,然后剧情顺理成章的往长里发展。

????他没有立刻动手,只是出于一种尊重。

????尊重对手,其实也是尊重自己。

????无不管怎么样都逃不掉,逃出去只会死得更快。

????所以,他并不着急。

????他是猎人,而无是掉进他的陷阱里的猎物。

????他此刻站在陷阱的坑外,而无在坑里。

????无转过了身来,三只眼睛一起盯着宁涛,那眼神很复杂。

????这一次,他的竖眼里并没有金光迸射出来,三只眼睛的眼神都反常的平静。

????四目相对,没有声音。

????好半响之后无才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,语气也很平

????静:“你那法印护罩下,有幸存的东山族人吧?”

????宁涛点了一下头。

????无接着说道:“那些幸存者里有年轻的东山女子吧?”

????宁涛心中有些无语,不过他还是点了一下头。

????“我猜是那女酋长东山波丽,而且你还和他睡了。”无说。

????宁涛欲说无语。

????送子神的神号也就那样了,他就是用水之母将全地球的水聚集在一起,恐怕也洗不掉了。

????“你给她开了神,获得了一些与我有关的秘密,是吗?”无问。

????宁涛说道:“既然你知道,又何必问我?”

????无说道:“不一样的,我想看见你惊讶的样子。”

????宁涛的脸上一片平静,一毛线的惊讶都没有。

????无叹了一口气:“你来的时候,我就应该杀了东山波丽和所有的东山族人的,可是……一念之仁啊。”

????宁涛说道:“你不觉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吗?”

????“天意?”无忽然笑了:“哈哈哈……”

????宁涛只是看着他笑,什么都没说,也什么都没做。

????无止住了笑声,直盯盯的看着宁涛:“我有一个感觉,今天我们俩只能活一个,在动手决生死之前,我们聊聊怎么样?”

????宁涛微微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无会这样说,不过他还是点了一下头。

????其实,无就是不说,他也想和无聊一聊的。这恐怕也是他来的时候,没有立刻就动手的原因。

????无沉默了一下才开口:“你总是将天挂在嘴边,你说你是天选之人,你是新天,我是旧天,你来杀我也是天意,还有你是天命送子神,那你跟我说说,在你的世界里,天是个什么东西?”

????天是个什么东西?

????宁涛顿时愣住了,他还真是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????抬头,一眼看见的天空是天吗?

????不是。

????凡间的天,仙界的天,神山的天,还有这里的天并不一样,谁又能说凡间的天代表的是天,亦或者仙界和神山,还有这符文空间世界的天空代表的才是真正的天?

????他忽然发现,他常常挂在嘴边的天,其实是一个空泛的概念。

????他没有见过天,也没有接触过天。

????所以,面对无的这个简简单单的问题,他竟然无法应对。

????无笑了笑:“你回答不出来就对了,你此刻肯定在想,你获得的那个神位牌是从哪来的吧?”

????“那你说从哪来?”宁涛说。

????无抬头看了一眼神庙的穹顶,过了十几秒钟才开口说出来:“我其实也不知道从哪来,如果我知道,我就不会问你了。”

????宁涛看着他。

????这尼玛算是什么答案?

????无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:“这个问题,我研究了起码一万年,之得到了一个猜测。”

????“什么猜测?”

????“是某一台机器颁发的神位牌,你是从凡间地球来的,就像是你故乡的什么荣誉证书,我是这么猜测的,你呢?”无反问宁涛。

????宁涛却愣在了当场,说不出话来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1275/160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