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我们要怎么对付华族的飞艇,怎么对付这种夜袭的战斗方式!咱们得有应对预案啊!”

????歇多万大惊失色“王爷!朝廷免了您的指挥权吗?”

????奕?摇了摇头“不是,是本王自己上表称病的!这些年我身体也确实不好……陛下已经亲政了,后面的事情就由陛下来主持吧!”

????“散了吧!都散了吧……去好好商量商量对付华族的条陈去!晚上我让厨房给你们摆酒……”

????“也算我这个老上司,跟大家同事一场……”奕?说不下去了,抹着眼睛转过身去!

????歇多万等人欲言又止,看着王爷的背影无可奈何,只能扭头离开,在出蝠池之前的假山边上,歇多万拉住了他熟悉的满人朋友鄂拉图营长!

????“我的朋友!我实在搞不懂你们大清国的政治了,朝廷并没有罢免王爷的军权,王爷为什么要自己放弃?”

????“这样是不行的!任何强有力的政治家都不能放弃对军队的控制力,哪怕他就是一名普通的文臣!”

????“我们法国的甘必大议员,身为一名普通的文官议员……依然勇敢的乘坐热气球冲破普鲁士和华族强盗的重重封锁!”

????“他在法国富庶的南方组织了好几十万的军队,死死挡住了普鲁士人进攻的步伐!如果不是巴黎的那些投降派和阴谋家们,我们甘必大议员一定会带领南部军团赢得胜利的!”

????“我坚信!甘必大议员未来一定会成为法兰西的总统或者总理!因为他手里有军队支持,有向他效忠的南方军团的支持,和无数民众的支持!”

????这法国人有时候说话就是啰嗦,鄂拉图赶紧摆手“你说重点,说重点啊……”

????鄂拉图要不及时打断他,这家伙能吹他法兰西一吹就是一个时辰都不带停的!

????歇多万愤愤不平的说道“我的意思是王爷不能这么放弃了!西山营是他的政治底牌,怎么就能轻易交出去呢?不能自己认输投降啊!”

????鄂拉图跟歇多万可是一起喝酒,尤其是一起喝花酒建立起来的交情!鄂拉图早就知道这歇多万有野心了,是个典型的财迷、官迷!

????今天说这些话表面上是为了王爷好,其实就是投石问路想知道这恭亲王以后还能不能依靠!

????鄂拉图看看左右无人低声说道“你不懂这里的门道!王爷称病其实就是以退为进!如果不主动退让一下,等皇上下旨意了可就撕破脸了!”

????“陛下也希望事情别闹的太大,权利缓缓的交接……所以王爷称病就是一个台阶啊!”

????“上帝啊!这权利交出去了,岂不是白费力了?还能收回来吗?”歇多万心中暗暗叫苦,他知道西山营一旦落入同治帝的手里,自己是绝对得不到好的!

????肖乐天怎么会允许一名法国军官在同治帝身边获得权利呢?

????鄂拉图阴险的笑了笑“这你就不懂了!这大清国跟你法兰西不一样……任何人想要做点什么事儿,都绕不过我们八旗这张大网!”

????“陛下也一样,没有八旗的支持,他变法也甭想成功!如今八旗里面支持王爷的人还的很多,就连咱们西山营里也都是王爷的嫡系!”

????“就算王爷称病了,这军队一样也会攥在王爷手心里!”

????歇多万这才稍稍放心,伸手勾着鄂拉图的肩膀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既然权利还在,我们今晚就可以多喝几杯了!”

????洋鬼子做事儿说话就是很直白,可不像中国官员那么内敛,不过这样的武将更好控制,奕?非常坚信!

????书房里载澄也问了同样的问题,他一脸不甘的说道“阿玛!咱们的军队真的不要了?万一陛下准了您称病的折子,给西山营指派新的官员了怎么办?”

????“就算这众将官都是咱们的心腹,也架不住天长日久的掺沙子啊!”

????“今天换个连长,明天调一个营长……想捣乱他有的是办法啊!更何况,知人知面不知心,万一载淳拿银子和官位砸呢?高官厚禄有几个不动心的?”

????奕?皱着眉说道“这些事情我早就想过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!你现在就去请你七叔和五伯父过来!”

????“爱新觉罗家族的家事儿,怎么也得大家一起商量着来办!”

????亲兄弟之间就好像有心灵感应一样,载澄骑马还没出正门呢,外门的管家就气喘吁吁的跑来了,此刻已经是晚上八点多,整个四九城都昏暗了下来!

????灯笼闪烁着,奕譞和奕誴两位王爷的车轿队伍很低调的进了恭王府,在载澄点头哈腰的引路下直奔后花园!

????“你阿玛此刻怎么样了?这心悸就得多休息,让御医开点安睡的药汤……”奕誴瓮声瓮气的说道。

????载澄急忙点头“是是……五伯父说的对!今天下午睡了两个时辰呢,眼下精神头好很多了……”

????不管这些哥们们平日里走的是否亲近,但是他们毕竟都是道光帝下面的亲兄弟,一旦遇到关键大事儿还是得抱团!

????一进书房,两位王爷就看见半靠在床上,额头上勒紧布条抵御头痛的鬼子六了!

????这奕?还真的是气病了,小脸蜡黄蜡黄的,精神极度萎靡不振!

????“老六……你……你不是装病啊?”五爷张嘴就冒出心里话了。

????奕?苦笑着说道“我也想装病啊!但是这身子骨不允许啊!昨夜心里一悸,眼睛一黑就昏过去了!”

????“五哥坐,老七也做……载澄把我私藏的那点大红袍取出来,泡茶……”

????“哎呦……你就别操心了,我们还在乎那一口茶吗?”五爷快步走过去,搀着鬼子六从床榻上坐起来,眼睛有点涩涩的感觉!

????醇亲王奕譞呆坐在椅子上,一天下来眼神累的都涣散了“六哥……太惨了!这肖乐天太嚣张了……”

????“今天中午那飞艇居然又大摇大摆的飞回来了!此刻就在京师头顶上来回的飞!吓的百姓都不敢出门了!”

????“可怎么办啊?这可怎么办啊……”

????奕?一听顿时火冒三丈“什么!那飞艇居然又回来了?还赖着不走了?”

????“无耻啊!这是欺人太甚!传令西山营给我把大炮架在城墙上!”

????“打下来!开炮打下来啊!”


欢迎大家访问:好奇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qshu.com/book/1018/3855/